中超前瞻:新赛季,广州富力看什么?
体育资讯
新皇冠体育
admin
2019-03-29 16:32

旺财体育讯:
2015年,黄盛华就任富力俱乐部副董事长后,曾为俱乐部制定了一个“五年规划”,即在未来的五年时间里,俱乐部不以成绩为第一要务,力求用三年时间建立起稳定的传控风格和体系,剩余的两年,也就是2019年或者2020年尝试挑战中超列强。如今看来,黄盛华的规划非常科学,斯托伊科维奇已将传控体系融入到富力的血液之中,如今人们提起“富力”二字,首先想到的便是他们的美丽足球,前三年的小目标已经实现。

德甲


2019年,广州富力继续按照黄盛华的规划发展。在转会市场上,他们先后引进了登贝莱、萨巴、范云龙、金波、桂宏,尤其是晋鹏翔和邹正的加盟使得富力的短板得到补强,外界也将富力的实力定位在争夺亚冠资格的水平。看上去,广州富力会按照自己的规划,于2019赛季尝试对中超列强发起挑战,或许在不久之后,他们便能为球迷奉上一份真正的烧鹅。往大了说,处于拐点的中国足球,同样需要富力这份烧鹅。

广州富力,应是中国俱乐部的样板
在2017年的世界球迷大会上,富力俱乐部的球迷部门主管刘通分享了一个故事,在2015年那个艰难时期,有一对夫妻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越秀山观看了富力的每一个主场比赛,最早入场,最晚离开。有一次,刘通问那对父母为什么要在球队战绩如此糟糕的时候还带着小朋友坚持来到球场。那对夫妻的回答是:“我们带着小孩来这里,就是要让他看看,人生正像足球这样,必须经历高潮和低谷。”

德甲


刘通分享的故事,正是富力俱乐部球迷战略的形象表述,恒大的存在让富力在广州争夺球迷并不容易,想要把广州球迷吸引到越秀山看球,关键在于球队能否给球迷带来在其他地方体验不到的感受。无独有偶,前英足总主席马克-帕里奥斯所经营的特兰米尔流浪者队也是这个理念,凭着这个理念,他们在埃弗顿和利物浦的夹缝中收获了一大票的死忠,上赛季的营业额高达700万英镑,超过了大部分英冠球队,还成功升入英格兰乙级联赛。

富力和特兰米尔的经营理念,可以用张力的那句名言概括——咸菜做出烧鹅味,这也是国际上那些非豪门球队的通行做法。其实在入主球队初期,富力也曾想用巨额投入与恒大打擂台,这种投入也换来了不错的成绩。但获得中超季军后,看似应该更近一步的他们,却在随后的赛季里收获了极为惨淡的成绩。俱乐部意识到,如果没有配套的经营管理理念,仅靠巨额的投入并不能换来理想的战绩。
而且,彼时的恒大已经获得了亚冠冠军,已经从代表中国升级到代表亚洲的行列,短时间内,富力已经没有了追赶的可能性。在恒大不断上升的身影下,富力转变策略,反其道而行之,采用“下沉”的战略,通过本土化改造在广州站稳脚跟。富力是广东籍球员最多的球队,俱乐部也经常组织球迷活动,在活动中,很多富力球员能够用粤语和球迷们交流,在广州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这一点大大拉近了富力与广州市民的距离。
俱乐部与广东各类足球组织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针对不同人群举办一些特色赛事,让球迷真正地享受到足球的乐趣。比如针对大学生群体举办的广东大学生挑战赛、针对企业人员举办的“富力企业杯”挑战赛、针对广州外籍人员举办的“领馆杯”冠军足球赛等等。经过不懈努力,富力的球迷群体数量正在逐年增长,球迷文化建设也走在了中超各支球队前列,甚至还收获了一支国外球迷团体(Fuligans)。

德甲


最关键的,是他们的校园渗透战略。富力与广州市教育局和体育局联合承办“富力杯”广州市中小学生足球联赛市级联赛,参与比赛的中小学达到1000所以上,参与学生达到3万名,比赛总数超过4000场,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市级校园足球联赛。这3万名学生虽然绝大多数不会成为职业球员,但穿着富力球衣比赛的他们,绝大部分会成为富力的死忠球迷。

除了举办中小学足球联赛,富力还与广州市多家名校和足球培训机构有着密切合作,把有足球天赋的孩子送入广州名校学习训练。他们每年都会在古广明足球俱乐部这样众多基层足球培训机构中挑选好苗子,并把这些学生送入有合作关系的重点中小学学习培训,如果未来有学生能够进入富力预备队或者一线队,那么富力会给这些学生最初的培养机构支付最高可达上百万的培养费用。富力这种校园渗透战略,接近于欧洲的社区足球模式,这才是夯实足球基础的根本出路所在,值得在更大的范围内推广。
灵魂不倒,新赛季的富力依然美丽
其实,聘请斯托伊科维奇执教,也是富力本土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做球员还是担任主帅,这位温格昔日弟子都是“美丽足球”的代表人物,中国技术流派的代表南粤足球,与斯托伊科维奇的理念有很多契合之处。而且,越秀山体育场是南粤足球辉煌的见证地,容志行、古广明、赵达裕、彭伟国、胡志军等广东球员都曾在此摸爬滚打,曾经的南粤足球,是中国技术流足球的代表。在广州人心中,越秀山体育场乃是南粤足球的象征,周末到越秀山体育场看一场球,本就是很多老广州球迷的生活习惯,在这里重现技术流的足球,无疑会引发这些老球迷的共鸣。

德甲


亚洲杯之后,很多人认为斯托伊科维奇应该接任里皮担任国足主教练,理由是他的执教理念和风格是国足最需要的。的确,斯帅来到广州之后,也带来了很多不同的理念。比如中国球队在训练时十分注意保密,普通记者想要观察球队训练很困难,可在斯帅这里却不是问题。富力所在的大学城训练基地,甚至没有任何的遮挡,看球队训练很容易。如果有跟队记者想要留下观看训练,斯帅也很少会拒绝。

当然,这种做法也让对手得到了便利,如果想要研究富力的训练,只要在远处找个望远镜就可以了。斯帅这样做,其实也是在中国球员面对媒体时比较“害羞”的问题。在媒体开放日,中国球员总会选择离记者们最远的区域训练,好像生怕被记者们拍到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一点与国外截然相反。在斯托伊科维奇看来,这种“害羞”的心态不符合传控足球的理念,与广州这座城市的气质也不相符。

德甲


在训练中,斯托伊科维奇也有独到之处,虽然他的训练强度不如马加特、里皮,细致性也不如博阿斯、扎切罗尼,但斯帅几乎每天都能想出一个新的训练花样来,让训练变得没那么枯燥,通过多变的训练方式,让球员们将1V1、2V2、3V3的技术要领掌握熟,为传控体系打下坚实基础。

所以,上赛季广州富力遇到一些麻烦,俱乐部却并没有传出任何要解雇斯托伊科维奇的消息。在俱乐部的规划里,上赛季还处于传控体系的建立期,只要能留在中超,富力便不会动解雇斯帅的念头。而且,最近几年富力为了财务平衡,卖掉的骨干力量着实不少,王晓龙、金洋洋、于洋、汪嵩、张耀坤,上赛季卖掉姜至鹏甚至还引发了整个体系的不稳定。这些交易,斯帅并没有表示不满,而是尽全力来弥补球员离开后所带来的不利影响。
阵容补强,但缺陷依旧存在
2018赛季结束后,富力管理层与斯托伊科维奇展开了一次卓有成效的沟通。球队的传控体系已经成型,但是上个赛季问题实在太多,如果再以上赛季的阵容征战联赛,恐怕很难实现挑战列强的目标,所以俱乐部通过转会市场进行了一系列补强。

德甲


比如肖智有伤在身,而且年龄增长,中锋位置缺少支点为扎哈维策应,所以球队从华夏幸福买来了桂宏,让球队有了第二个正印中锋;雷纳尔迪尼奥的威胁性出现下降,球队便买来以色列联赛金靴萨巴与扎哈维搭档;顶替姜至鹏的丁海峰只能打边后卫,很难起到边翼卫的作用,但姜至鹏这种边翼卫并不好找,所以富力买来了能打左路的范云龙,在4后卫体系里,范云龙担任左边前卫可以重新拉开进攻宽度,多面手金波也能起到类似的作用。

德甲


尤其是引进“护球狂魔”登贝莱替换乌索,让富力的中场实力大大提升,有他在,另一名后腰李提香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对后卫线的保护中。在最需要补强的后防线环节,富力在转会窗口即将关闭之前敲定了晋鹏翔和邹正的转会事宜,富力羸弱的后防线终于打上了一块补丁,斯帅的后防线补强工程基本宣告完工。

不过,邹正和晋鹏翔加盟球队时间实在太短,没有参加球队的海外拉练,与球队的磨合还需要一段时间。随着登贝莱、萨巴和扎哈维的上场时间会相对固定,34岁的托西奇的出场时间会大幅减少,而黄政宇上赛季由于伤病放缓了成长速度,在两名后防新援的磨合期内,富力后卫线的稳定性仍然存在隐患,尤其是邹正能否像姜至鹏那样平衡球队的体系还是未知数,在赛季初斯帅还得为后防线费一番脑筋。
另外,富力的U23储备也是影响新赛季成绩的关键因素,虽然队内U23球员不少,但现阶段能堪大用的也就是黄政宇、马俊亮和陈伟铭,而且马、陈二人现阶段还难以达到黄政宇的高度,年轻球员的短板还会让斯帅头疼一番。

德甲


富力集团的年营业收入额达到800亿,俱乐部并不缺乏资金支持。但在富力集团高层的眼里,既然俱乐部是一个经营主体,还是应以健康的财务结构为目标,所以富力俱乐部用“咸菜做出烧鹅味”的小本经营理念经营了3年。当然,这种理念也让富力在中超的存在感低了不少,也导致国内球迷很少真正了解广州富力这支球队。其实广州富力才是真正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经营模式,只不过,这种模式在以前很少有国人能够理解,所以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土壤一直未能改良,改革开放了40年,依旧有很多反对职业化的声音。
广州富力,需要让中国足球重新审视自己,让中国足球认识到真正的职业运作模式。如今建立传控体系的小目标已经实现,球队在转会市场的动作也终于开始回转,虽然本赛季他们的阵容还有缺陷,但攻击锐度大涨,仍能保证他们继续在中超刮起美丽足球的旋风,2019赛季,富力值得中国球迷关注。